南方日报对职教集团报道(策划报道)

[发布部门]: 党委宣传部   [发布时间]: 2015-11-27

  

建没有“围墙”的职业学校,让学生在工厂车间成长

校城融合:柳州对佛山有何启发
2015-11-27 我有话说(1人参与)


敞阔的柳州东风柳汽总装车间显得有些空旷,除了几条生产线上正在组装配件的工人,几乎看不到工人在车间走动,取而代之的是地上一列列有序穿行的搬运机器人,它们装载着装配一扇车门所需要的所有零部件,与生产线运转保持着同样的行进速度。隔壁的焊接车间,工人则更为稀少,一排挥舞的机器手在车间唱着主角。
自柳州溯江而下,另一个西江工业强市佛山的工厂内,也早已推进着机器代人的自动化革新。海天味业高明基地的生产车间里,数十条全自动智能化包装生产线在快速运转。每条生产线作业工人不过四五个,仅需一小时几万瓶酱油装完毕。
自动化、智能化生产需要高水准的技术工人支撑,背后是对更为专业和现代化的职业教育体系的呼唤。8月,教育部公布全国首批现代学徒制试点单位,广东省佛山、中山入选,柳州则是广西唯一入选的城市。作为广东、广西最大的工业城市,佛山、柳州均开始在职业教育驱动转型发展的道路上发力。
统筹:叶能军 撰文:吴欣宁 蓝志凌
校校互动、城校融合的柳州启示
“数量庞大的现代产业工人是柳州的一张名片,在柳州有众多的‘工业世家’,在珠三角的各个城市则有来自柳州的熟练技术工人。”柳州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刘传林说,大量熟练技工的产生得益于柳州百年工业文化的熏陶,但更重要的是现代职业教育体系的支撑。
2009年1月,与柳东新区启动新一轮建设同步,占地万亩的柳东新区职教园区动工建设,到9月份职教园一期工程便交付使用,从奠基到投用仅用时8个月。到2014年底,该职教园区在校师生已达4万多人,集聚了柳州铁道职业技术学院等多所柳州最强职校。
“我们用土地置换的方式建职教园,规划、融资、建设、还款等都由新区统一进行一体化操作,学校和政府都不用出钱。”柳州市政府党组成员、柳东新区管委会主任何焕全介绍,这种模式下柳东新区一年间便建好5所职校,“而如果是学校自行建设,一般情况下5年都不一定能建好一所学校。”
在实际运作中,与很多职教园区不同的是,柳东新区职教园内没有一堵围墙,校与校之间以水系、绿地、道路相隔,以建筑风格、颜色来区别;园区里的三产实践区、实训基地、会议中心、运动设施等由全体师生共享,而动辄投资成百上千万元的数控技术和模具制造实训基地,也是敞开大门,让学校、企业共用。
在实际办学中,柳东新区推进产教融合、厂校共建,因应柳州作为中国第五大汽车城的实际,汽车专业成为职教园的第一教育品牌,学校为企业培养大批专业技术人才,企业帮助学校建设实训基地,既提高了学生动手能力,也为企业培训员工提供了便利,还解决了企业技术革新、产品研发中的一些难题。过去3年,柳州中、高职80%的毕业生实现了本地就业,初次就业率达到95%以上。
“通过在新区规划时优先安排职教园区项目,以及职教资源的共享,我们做到了校校互动、城校融合。”何焕全说,由此整个职教园成为推进柳州城镇化和新型工业化的“加速器”。
在柳东新区职教园动工建设约一年后,千里之外的佛山高明也在西江新城附近启动建设职业教育园。2011年9月,总投资4.3亿元的高明职业教育园正式启用,高明区技工学校、区职业技术学校、区职业技术教育实训中心随后入驻,并与广东职业技术学院形成聚集效应。
与柳东新区职教园校校互动相类似,2014年9月,高明职业教育园实行机构整合,突破园区实训资源和师资力量未能集中使用的瓶颈,发挥了资源聚集效应,提升了职业教育办学内涵。比如以往依靠一所学校的实力可能不足以采购大宗教学实训设备,但整合后集中两校力量则可办到。
也有业内人士指出,与柳东新区职教园实现校校融合相比,高明技工学校、职业技术学校与广东职业技术学院的资源共享水平尚有较大提升空间。
国际化+本土化的佛柳实践
如何将产业工人转型为高技能人才?打开国际化视野是柳州职业教育的重头戏。今年3月,柳州市政府正式印发了《柳州市职业教育国际化发展行动计划(2014-2020年)》,将推进柳州职业教育国际化发展融入到柳州市经济社会发展整体规划当中。
而此前,柳州职业教育的“国际化”步伐已迈出。2010年,柳州与美国中央华盛顿大学签署人才培养合作协议,合建硕士班,开设公共行政管理、财务会计和工程技术等专业。2013年,柳州又与牛津大学合作,双方共建的孵化器最终落户柳东新区,引入牛津的顶尖科技项目助力柳州创新创业。
在同样依靠工业立市的佛山,近几年也在大力改造着职业教育体系。拥有“以德为师”工业传统的佛山,在职教推动上也在对标德国。
今年7月,佛山成为广东首个获准创建现代职业教育改革示范区的城市,中德工程学院、中德职业培训学院相继成立,并探索建立粤港澳职业教育联盟,与海外企业行业共享资源。9月,顺德首个中德班在中德工业学院正式开班,该班级32名学生将在未来三年的学习将完全按照德国双元制教育模式培养,学习工业机器人专业知识。
其实佛山对外引智的步伐早已迈开。2013年中德工业服务区便与德国F+U教育集团签订了合作备忘录,共同开展双元制职业教育培训项目,并与德国知名知识产权服务机构合作服务中德工业区。佛山市长鲁毅强调,要深化中德职业教育合作,把人口红利变成人才红利。
推动职业教育国际化的同时,佛柳两市也将校企合作的本土路径作为“教育驱动”的另一种补充。
在柳州的上汽通用五菱车间,产业工人胡敏通可以很熟练地对汽车部件进行组装。2009年一毕业,他就被挑选进入难度系数最高的总装车间,但在当时的胡敏通看来,工作很得心应手。“我在学校时三分之二的课堂时间是在车间里面上课,现在每天上班,有一种回到学校上课的感觉。”他说。
将学校与工厂融合,以“订单式”方式培养人才,在柳州的职业技术学校里,这样的现象已是常态。
“‘订单式’培养为企业发展提供了新鲜、适合的血液。”据何焕全介绍,柳东新区每年会增加2万-3万个用工需求,职教园培养的人才则是填补这些用工缺口的主力。“以上汽通用五菱为例,该企业一期有5000多名职工,其中4000名由职教园输出,占比高达80%。”
事实上,佛山也一直在职业教育上发力。与企业合作进行“订单式”或“定向式”人才培养。与高明西江新城毗邻的广东职业技术学院就一直在探索校企融合路径,通过采用“双师制”、轮流顶岗的新加坡模式等服务佛山优势产业,与企业进行“零距离对接”。
例如,位于高明的亚洲最大的纺织服装企业——广东溢达纺织有限公司就与该校轻化系签订人才培养协议,从2009级开始,每年招收一个班的染整技术班,并由广东溢达为该班学生提供班服、奖学金和助学金及班费,同时派管理人员和技术人员为学生授课。该校负责人介绍,这种“定向式”的培养使学生供不应求,一次就业率高达100%。
■关注破解职教国际化落地难题
“不管是德国‘双元制’,还是英国‘现代学徒制’,由于国情不同,我们在引进和学习借鉴他们先进的办学经验的同时,也面临着政策法规和办学体制机制的问题。”柳州教育局负责人表达了国际化职教资源在落地层面的挑战。
德国的“双元制”职教体系有着多年形成的扎根土壤,并在此基础上衍伸了配套的营商环境和教育培养规则。在中国,这种基础还不够成熟。佛山、柳州在学师国外经验的同时,首先要做好自身调节的准备。
有佛山本土专家曾经给佛山提出建议,认为职业教育要有外部适应性,适应地方经济发展,实现政府、企业、行业互动,通过国际合作开拓国际视野,引入国外的先进技术和课程。同时也要有内部适应性,协调好中职、高职、应用本科之间的关系,打通职业教育的“断头路”,拓宽职业教育向上的发展空间。
除了国际化与本土化良性结合的挑战,具体操作层面的师资、生源等要素则是更为实际的问题。柳州教育局负责人告诉记者,打造一支宽视野、高素质的职业教育教师队伍,为推进职业教育国际化提供师资保障和智力支持,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为此,柳州重点围绕德国“双元制”和英国“现代学徒制”开展师资培训,启动了职业教育国际化理论学习行动、师资培训行动和资源引进行动。加强中方教师与学生职业教育英语的培训,引入国际化职业教育教师教学标准,以及国际化职业教育质量评估标准等都是努力方向。
视野回到佛山会发现,佛山也加快了本土师资与国际接轨的步伐。今年6月,由佛山市教育局牵头,佛山共有132名教师到欧司朗等企业实践,学习本土化的德国双元制教育模式。拿着锉刀在老虎钳上来回摩擦,全神贯注地接电路,除了理论学习外这批老师还要亲自在一线上马,勤做钳工、操控机床,同时还要苦练外语。

 

相关网址:http://epaper.southcn.com/nfdaily/html/2015-11/27/content_7492825.htm